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网站改变 >15岁MIT、19岁拿硕士的神人PureStorage架构师 >

15岁MIT、19岁拿硕士的神人PureStorage架构师

时间:2020-06-04  阅读:855  点赞次数:808  
15岁MIT、19岁拿硕士的神人PureStorage架构师
Pure Storage 副总裁暨架构总监 Robert Lee

有在关注硬体领域的读者,可能早已注意到 Pure Storage 这颗新星,2009 创办的 Pure Storage 堪称硅谷最快 年收达到 10 亿美元 ,并且已实现盈利的新创。以「产品」思维出发,他们从开始就注意到,储存硬体和解决方案永远都是一堆缆线、装置纠结堆放,还需要大量人力去专门维护,尚未出现真正易安装、快上手的产品。

而为了开拓亚洲市场,Pure Storage 的副总裁,同时担任架构师的 Robert Lee 李宏伟就在这个月来到台湾,此行更拜访多家台、日企业,获得不少宝贵的回馈与潜在合作机会。

Robert 的父母是台湾人,不过他自小就与双亲与祖父母定居美国,仅在台湾读过一年小学,儘管对于台湾和中文不甚熟悉,日常对话仍相当流利。而他在软体工程领域更是优秀,于 1998 年就以年纪轻轻的 15 岁进入美国一流学府麻省理工学院读学士,更在 2002 年就拿下电子工程暨电脑科学 学士及硕士学位。

Robert 自述,他从小就喜欢组合、创造「其实我本来是想读建筑工程,后来发现软体领域可以在更短时间内建造很多东西。」所以接下来他的研究所题目也特别选择做语言编译器,因为「这需要对电脑运作细节通盘了解,不只单一部分。」

2002 年从 MIT 毕业后,便进入甲骨文担任分散式系统相关专案的架构师。台湾由于软体公司规模较小, 一般少见软体架构师这个职业,不过台湾人才在国际市场一样发光发热。「其实 Pure Storage 在硅谷就有 20 几个台湾工程师。」Robert 认为成为一名架构师的关键心态就是要保持好奇心,才能知道要造些什幺、怎幺造。

看到企业储存装置使用上的不便,加上认识了共同创办人,2013 年 Robert 加入了 Pure Storage,并且开发了以快闪记忆储存方案 FlashBlade。和传统硬体出发的开发思维不同,Pure Storage 的产品并非盲目堆出最高规格的硬体,而是师法 iPhone 般的消费电子开发模式,从产品需求出发,再来思考应用并建构软体,最后才根据目的来打造硬体。

参观台湾公司机房,Robert 印象最深的是,机房应该不能吃零食「怎幺都放满乖乖?」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为了让设备乖乖亮绿灯,所以一定要放椰子口味的乖乖。

面对台湾市场, Pure Storage 台湾董事总经理刘国龙补充,台湾是 IT 产业相当成熟的市场,第一线工程人员和产业媒体对于硬体规格相当熟悉,也能理解 Pure Storage 的优势,不过困难在于做决定的主管普遍年龄较高,不愿尝试新技术也很难说服。

Robert 说,Pure Storage 因应 AI 与云端需求,採用快闪装置来加快资料储存速度,才能跟上飞速的高规格 GPU。另外他们的产品走模组化,可随时扩充且安装简便,让机房不再布满成堆线缆。

这趟 Robert 来亚洲,除了推广自家产品,更重要的是搜罗 台、日潜在客户的需求,并将这些意见回馈到产品开发上。面对台湾仍以 IBM、EMC 为主流储存方案,Pure Storage 认为其实自己最大的对手不是这些大厂,而是传统硬碟。这也再次呼应 Robert,架构师必须挑战难题,并保持通盘了解事物的旺盛好奇心,才能从根本构筑出颠覆性的产品。

相关文章